无言心许

  • 邕丹,丹邕

  • 没什么情节的流水帐


1

 

邕圣祐觉得自己有点毛病。

他放弃了姜丹尼尔预留的VIP专座,非要站在角落里,像不能见光的小偷悄悄窥探着舞台上的一切。

 

2

 

事情的开始不过是昨晚上网时,邕圣祐百无聊赖地打开了网友整理的歌词帖,无意中翻到了八个字: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漫不经心的一瞥,他琢磨着这句话的含义。三秒后,姜丹尼尔的笑脸如新年的撞钟撞开门阀,响彻识海。邕圣祐微一愣怔,“啪”地一声盖上了笔记本电脑,着急忙慌地掏出手机——

“临时改行程,明天去大邱。来不了演唱会了,抱歉。”

一分钟后,屏幕亮了起来。

“没关系,哥一路顺风。我们6月16日见。”

邕圣祐纵身倒进柔软的靠枕里,轻轻叹了口气。

 

6月16日,是他们约定去三陟游玩的日子。

这一天,距离他们在生存节目里出道,整整5年。

 

3

 

全大韩民国都知道姜丹尼尔和邕圣祐的关系好。

吃饭、游戏、推荐彼此的专辑和电影、在生日当天送上祝福……Wanna one解散已经3年,在他们的ins里还偶尔能看到对方的身影。好朋友会做的事情他们一件不落,点点滴滴细水涓流,不经意也汇成了大海。

 

邕圣祐有次无意间翻到了5年前的照片,他忍俊不禁地拍下“鲜红染唇液旧作”发给姜丹尼尔,得到了他“呐喊名画”、“肚子饿面膜”、“节目前优质模特”的一系列回馈,附加以若干鬼脸。邕圣祐又气又笑地瘫在沙发上,自言自语着“姜初丁”的名讳,觉得一切从他一身橙衣降临A班的那日起,就从未改变。

 

在那个遍历冬雪、和春和盛夏的节目里,邕圣祐幻想过自己出道的场景,也想过姜丹尼尔有天会站在最高的座位前,把眉眼笑成四道弯月;他甚至暗暗期待,有天他们能站在更广阔的舞台中央,听到山呼海啸般的掌声……但他从未想过,他和姜丹尼尔的并肩携手也会被渲染成盛大。

 

邕圣祐并不是一个喜爱张扬的人。对节目的付出、艺能的积极、艺人的定位都可以划之为工作,是必须努力“张扬”的范畴;除此之外的场合与种种,他的骨子里仿佛同低调更为嵌合。

初次得知自己和姜丹尼尔的友情被众人喜爱,他并没有太大感觉。

他和他的相处是那么自然的事情,从不需花多心思、刻意为之。在奔赴世界的后来,他才懂得“ongniel”这个词汇早已不是微光,而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快乐之余他其实隐有不安,敏感的神经似乎在壮丽的舆论场前觉察到一点不适应。他不得不在工作营业和日常相处之中来回摇摆,企图衡量并找到最正确的姿态。

 

邕圣祐是完美主义者,他喜欢规划、喜欢精确,像他的每个舞台动作、每段奋斗旅程,也像他和姜丹尼尔的感情——不允许一丝一毫的出格。

所以,在意识到“姜丹尼尔”这个词溢出了“友达”1%时,邕圣祐逃跑了。

 

他站在台角,一动不动地看着姜丹尼尔挥洒的汗水和被灯光染成绯色的轮廓,下意识地扶了扶自己的帽檐和口罩。

只要不被他发现,这样的逃跑也不算失败吧。

 

4

 

姜丹尼尔是从场务那里得知,6月12日邕圣祐就在舞台盲区看完了整场演唱会。他哭笑不得,又茫茫然不知好友何出此招。

搜肠刮肚,姜丹尼尔才想起演唱会的前一周,他因行程变更没能准时上线,让邕圣祐披着游戏马甲在屏幕前干等了2个小时,结果打对战还总是己赢他输。

这哥不是在报复吧?姜丹尼尔拿起手机点了几下,听筒里传出温柔的应答声。

“圣祐哥,你来了演唱会怎么骗我?”

“……”

“你该不会是在报复之前打游戏的事吧?”

“……被发现了么。”

“不是吧哥!自从四年前,你说我嫌弃你打游戏的事后,我都很小心地不得罪你了。”

“恭喜你失败了。”邕圣祐道:“明天去三陟玩,记得请客。”

电话那头传来姜丹尼尔的哀嚎,他挂断信号,控制不住微微上翘的嘴角。

 

罢了,他躲着这个傻瓜做什么呢。

 

5

 

三陟之行对于姜丹尼尔和邕圣祐这样的大忙人来说太过宝贵。

五年来,他们生搬硬凑也拼不齐两人都有空的三天假期。演艺生涯固然光鲜亮丽、旖旎绚烂,内里却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挤压着他们本就不大的个人空间。

 

乘着5点多的晨曦出发,沿路飞驰的汽车上,姜丹尼尔因出通告到凌晨两点,早早补眠去了。邕圣祐将车停到休息区加油,侧过脸瞥了一眼熟睡中的姜丹尼尔,轻轻将他白色的衣角拉好,遮住了一小块露出的腹肌。

他想起他们出道的那年,他曾说想在他生日那天开车带他去釜山兜风。可时移世易,哪年他们俩的生日不是忙中取乐。

 

车里换了姜丹尼尔的储存卡,播的却是两个人喜欢的音乐。在歌单的最下方,邕圣祐找到了几首眼熟的歌:《Celebration》、《Closer》、《And July》。他的指尖顿了顿,而后轻轻点了其中的一首。

姜丹尼尔还在睡着,头由侧向右边转向左边,眼角的泪痣随着头部的弧度堪堪下掉,仿佛流星就要落下。

轻松的旋律回荡在不大的空间里,邕圣祐微微加快了油门。

 

从故事的开始他就觉他和姜丹尼尔像一个星系里的两颗异质星球,遵循着近乎相同的运作法则,又保留着彼此独立的空间。姜丹尼尔的浪漫他懂得,却不会说破。就像姜丹尼尔睡醒嘴馋时,发现手刹旁的箱盖里藏着五六包软糖,也只是发出“咯咯”的低笑。

 

6

 

直线条是姜丹尼尔的代名词。他不习惯所有拐弯抹角的方式,因而对自己的情绪坦诚,给别人的反应也真诚。

遇到邕圣祐后的五年里,他少有时间停下来回顾和遍历他们走过的道路,纵使很多粉丝羡慕他们的感情,说他们很“配”。

 

五年前,姜丹尼尔第一次看到网友发了他和邕圣祐一起的照片,第一反应就是高兴。他笑嘻嘻地伸手点赞,顺道念叨自己真是交了个好朋友。

他觉得这个好朋友让自己无法不喜欢。

譬如他总能逗自己开心,会模仿自己所有幼稚的动作;他有和自己相似的饮食习惯,能风风火火地和自己一起去找吃的;他总在不经意间记着他的喜好、分享他的快乐、担心他的健康;他身上还有很多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细致、努力、像雪松青竹,从不轻易妥协。

等到姜丹尼尔沿着直线一路狂奔,在拥挤的间隙里总结自己的得失时,才发现邕圣祐已经陪伴他走过了太多欢欣的瞬间;在他最慌张无助的日子里,他背着“贵妇包”、提着塑料袋,跌跌撞撞地和他一起,奔向了出口的光明。

 

姜丹尼尔对双人营业这件事并没有太多想法。在他看来,私底下他和邕圣祐本就要好,放到台面上闹腾,能让粉丝高兴也无不可。

可他很快就感觉到邕圣祐若有似无的小心。

姜丹尼尔自认了解他,自然也不会在那时搞什么显眼的举动为“ongniel”添火。既然他谨慎,那自己就配合吧。

他从没细想过自己对这个人的欣赏和喜欢;但真正静下来时,他直觉地就能感受到那个人在害怕什么。

 

姜丹尼尔喜欢邕圣祐,是友情,也可能不止。但既然邕圣祐害怕混淆了友情和爱情的边界,那么糊里糊涂是不是就能多保护他一点。

他一向奉行喜欢就要说出口,却在邕圣祐面前沉默或以笑替代。


他不想去打扰他的宇宙,只有这样,才能看到彼此辉映的光芒。

 

7

 

三陟有蔚蓝的大海和天空。

姜丹尼尔和邕圣祐租了间民宿,白天钓鱼看海,夜晚就在房顶烤肉煮面,喝点小酒,然后躺在吊床上,枕着双手看长长的银河有如白带、横贯中天;夏季的晚风轻悄悄地拂过发梢,耳边依稀能听见蝉鸣蛙声,他们偶尔和金在奐视频,你一言我一语地逗他开心,完了就刷刷手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休假的最后一个夜晚,他俩都喝了不少酒。本该是邕圣祐更醉,无奈姜丹尼尔开心,酒劲来了也不管碰杯,依着自己的频率喝了大半,两厢对比,竟也半斤八两。

 

姜丹尼尔微红着眼,拿着手机凑到邕圣祐身边,屏幕上是银赫的ins界面。自几年前开了ins后,两人都关注了这位在综艺上认识的前辈。

“银赫哥又和东海哥去看日出了,这是他第几次发他们看日出的照片了。”

邕圣祐半醉地拿过姜丹尼尔的手机瞧了瞧:“不知道,哥的号上几乎全是他俩的照片……”

“咯咯……真好。”姜丹尼尔晃晃悠悠地抱住邕圣祐,“下次我们也去看日出吧……找个漂亮的地方。”

“好,你喜欢去哪……我们开车去……”

“都喜欢。”他搂住他的肩膀,将头埋在他的颈侧,炽热的呼吸轻轻地扑在他的皮肤上,像蜂蜜渗进滚烫的血液里。

“哪都喜欢……喜欢,喜欢哥。”

 

邕圣祐红着眼,轻轻将头右侧,用头发蹭了蹭姜丹尼尔的发顶,右手搂着他的腰,没再说一句话。

 

8

 

在网上浏览关于自己的帖子和留言是邕圣祐常做的事。粉丝总能从零零总总的照片和视频里归纳出框框条条,如数家珍地称赞他的温柔。

邕圣祐其实并不清楚,那些九十度的鞠躬、用力的挥手和感激的笑容是否真配得上“温柔”二字。像他这样的个性,旁人给予五分便想回报十分;竭尽燃烧身上最后一点光热也尚觉未够。

 

可邕圣祐明白,自己对姜丹尼尔是有一点温柔的。

像曾经的棒球场外,他和他言笑晏晏,交换着最初关于生活的想法,彼此劝慰,排解生存节目必死一搏的威压;

像曾经的5月31日,他跟着他跑向地铁站的出口,甩开了紧张的时间、逼仄的舆论和汹涌的人潮,将奔跑间加快的心跳藏好。

像曾经的6月16日,他为他送上最诚挚的拥抱,结束一段改变未来的时光,并暗自许愿,他们的梦想终能闪耀。

像2018年到来的第一刻,他看懂他的唇语,听懂他的祝福;他被他的笑容淹没,因他的懂得开心;感受他的温暖盛大,所以总期待能与他默契地共振。

 

邕圣祐总在刹那感到自己的苍白。他平日里彬彬有礼的修辞在和姜丹尼尔的友情面前变得蹩脚又生涩。

他永远做不到像银赫前辈那样,在ins里放满他和东海前辈的每次相见;他更不能像东海前辈那样,光明正大地用6句“我爱你”表达对银赫前辈的珍视。他能给姜丹尼尔的温柔也只有这一点——

 

无言心许,永以知交。








——————————


这篇文送给10年前和我一起嗑赫海、1年前和我一起嗑丹邕的小木,生日快乐。


一直很佩服能把现实背景写好的人,自己也不怎么敢尝试现实向。因为现实向的文里,只要人物的语言和性格塑造稍有偏差,就会有很强烈的脱节感,倒不如另造au,ooc一点也无妨。


这篇文的初衷只是想让我和小木嗑过的两对韩圈西皮同框一下,没想到写到最后,有点找回了自己最开始嗑丹邕的初心。无言心许,永以知交这八个字其实很符合我对他们俩关系的感受和想象。比起赫海长时间大范围同公司,队友送助攻自己天天秀恩爱这种天时地利人和的狗粮,丹邕的限时相处不同公司暗戳戳吃玩有意无意地呈现了狗粮的另一种打开方法。


希望他俩一直都这样好。健健康康吃嘛嘛香过得精彩玩得开心。




评论(25)
热度(398)

© 谢西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