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西九

写字,占星,剪剪片。
微博同名,尽量不注水。

【邕丹/丹邕】铭刻(二)

   

  • 前文入口:铭刻(一)

  • 星际架空,不上升真人;

  • 主邕丹丹邕,副线六金。


Chapter2 相见

 

离开机甲研究所后,金在奐径直回了家。他住的衡山公寓位于提亚军区极隐蔽的地段,倒非他喜静,而是单纯出于和朴佑镇同居生活的考量。

自加莱之战提亚军的精锐力量遭受重创后,军方便开始着手重建新的千人团。原团存活下来的83人无一留任。新团中的成员依照机甲特性分工,并由指挥部的尹智圣少将代管。其中,24岁的朴佑镇军衔中校,他的机甲“黑鹰”以移动范围大、速度快和击发准确见长,是千人团冲锋突袭分队的领头力量,因此他常被派遣执行机密任务,确保行踪的隐蔽就成了生活的必要条件。

 

金在奐梳理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思及朴佑镇主战却未与自己提过,仍有些郁闷。他走进家门换好拖鞋,抬眼却见惦记的人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

“哥,你回来了。”

金在奐打开室内的照明,“你小子也不开灯,坐在那是想吓死我啊。”

“任务做多了,都习惯黑暗了。”灯光照亮了朴佑镇的身影,他笑了两声,露出一边虎牙,“我知道哥的气还没消,不太想看到我这张脸。”

“嗤。”金在奐倒是被他逗笑了,他坐到朴佑镇身边,双脚一伸,把两只拖鞋踢到远处。“关于你主战这件事……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这次我确实同意出征,但也有些别的关窍。”朴佑镇侧过身,握住金在奐的右手,金在奐使力挣了两下未脱开,便气鼓鼓地由他握着,“不和你说是怕有危险,你只管管物资,也不会有人难为你。”

金在奐腾地坐直了身子,“你这么说,就是你有危险了?”

朴佑镇没料到金在奐第一反应是担心自己,一时愣在那里没说话。

金在奐拍了他一下,“你别给我装傻。难道现如今我还能独善其身不成?朴佑镇,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朴佑镇轮廓分明的面庞染上了一丝暖色:“我也知道这些年战争过于频繁了。但我担心这次不出征,等待提亚的将会是更大的战役。”

“什么意思?”

“我怀疑……维普拉和里格的虫族联合了。”

“什么!”

“两年前我们战胜里格虫族后,派去和他们谈战后事宜的毕德罗上校你还记得吗?”

“记得。上校不是两周前死于心机梗阻吗?”

朴佑镇看着金在奐的眼睛,微微一摇头。

“是……你,处理的?”

“他私藏了一批军火,上边都印有维普拉的标记。”

“通敌?”

“也未可知。”

“那怎么……”

“军火是从他管辖的库里查出来的,但的确没有证据坐实他与此直接相关。”朴佑镇道,“明面上证据确凿的是他贪污和挪用了大量军费;何况他得罪了艾格上将为首的当权派……军方是容不下他了。”

“宁可错杀一个有通敌嫌疑的蛀虫,也不能放任这个消息走漏出去。”金在奐轻叹一声,“特殊时期人心惶惶,如果这时候军方爆出通敌的丑闻,提亚的时局就要乱了。所以纵使军火案尚有疑议,只要毕德罗不会说话,一切就有时间去安排……但这和虫族又有什么关系?”

“我在处理此事时,在毕德罗的身上发现了这个。”朴佑镇轻轻抽出自己的皮带,在金在奐诧异的眼光下朝皮带扣上一按,一片细薄的黑色芯片从皮带扣微不可见的隐藏夹层中弹了出来。

金在奐拿来迷你计算机,将芯片置入卡槽,一段话出现在屏幕上:

“敬爱的莫兹大人:

里格虫族和维普拉的联合行动我已开始部署。提亚军区J.F也在安排相关事宜,相信不日便有进展,也静候您的佳音。”

 

莫兹,维普拉的首席议长,这显然是虫族传给他的加密信息。这样的东西为什么会在毕德罗身上?信息中提到的和提亚相关的“J.F”又是谁?

“毕德罗是个唯利是图的人,无论他怎么得到了这个东西,恐怕都知道了“J.F”是谁并保存了这枚芯片作为把柄。”

沉重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金在奐道:“这东西……还有别人知道么?”

朴佑镇摇摇头,“我总有一种感觉,这个‘J.F’恐怕就在我们军区的高层中。在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以前,谁都不能相信。”

金在奐的手心已冒出了薄薄的细汗,“所以这次你主战……”

“维普拉和虫族恐怕已在行动,如果等他们部署妥当,后果不堪设想。”朴佑镇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还有一个原因,我觉得这次主战派的一切都太顺利了。”

金在奐像想起什么似的:“你是说……”

“最开始和谈派的声音是压过主战派的,不过一星期高层中的风向就变了似的;当和谈派提出开战缺乏高级机甲时,李秉赫少将就提出他的辖区已秘密研制了一批机甲;谈到武器升级尚未完成,尹智圣少将就说军方早有布置,还拿出了完备的升级方案;甚至是物资供应、安抚民众、危机公关艾格上将也都考虑到了。”

“是啊……”金在奐喃喃,“太完美了,完美得像他们早知道一切会如何发展,早做好了所有准备。”

“其实我的一两句话对最终决定根本起不到作用。”朴佑镇淡淡道,“既然如此,就将计就计,让他们看到他们还有人可用,或许能知道一些不一样的。”

“你这么做太危险了!”金在奐急道,“那封信息里提到的‘J.F’如果知道这个芯片的存在,就一定会想方设法销毁它。若他相信芯片已随着毕德罗的死被掩埋了还好,万一他惦记着此事,怀疑到你头上,那……”

“以前丹尼尔哥还在的时候曾对我说,在军区,你想要获得更多东西往往就意味着要冒更大的风险。”

金在奐瘪了瘪嘴,“你倒是听他的。”

“我冒了风险,这不就打听到了点东西。”朴佑镇搂了搂金在奐的肩膀,“今天散会的时候,主战派一个口风不紧的老头子拉着我说长说短,他说后天你们开军事会的时候会空降一名军官,正式代替尹智圣少将接管我们千人团。”

“现在军方哪里去找更合适的人选?”

朴佑镇摇摇头,“还有,后天的会议恐怕你能见到圣祐哥。”

金在奐一愣,“圣祐哥已经五年不参加这种军事会议了呀。”

“因为这次主战派想从他那要点东西。”

“什么?”

朴佑镇看着金在奐的眼睛——

“圣祐哥的机甲——‘索尔’。”

 

提亚的高层军事会议召开前,邕圣祐从衣柜深处拿出了那套熨烫妥帖的军服。习惯了自己研究服的日常,再看着如今的镜中人,他竟会感到些许陌生。

邕圣祐伸手抚过左肩的三颗星星,想着金在奐昨天火急火燎向他透露的讯息,血液里似乎有什么久违的东西在翻滚——那象征着他汗水和热爱的年岁,那记录着他和他情谊的事物,那对他而言如挚友亲人般存在的机甲,没有足够干净的动机和足够勇敢的心灵,他绝不会轻易割让。

 

会议于上午10点开始,只有军衔达到少校级别且在军区有话语权的军官才能参加。邕圣祐步入会场时,一下就感受到周围投射过来的众多眼光,或好奇、或轻蔑,还伴着被空气切断的窃窃私语。久不入议席的他在这里的存在到底是有些尴尬的:若论军衔,排在他上边的不过艾格上将、李硕薰上将、诺非中将、尹智圣少将和李秉赫少将五人,会议室里剩下的二十多人都越不过他去,跟他平级的论资历也只能坐到他的后边;可若论实权,他原本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存在。

邕圣祐端身入座,和身旁已经到场的金在奐轻轻击掌,看了一眼坐在他们下首的朴佑镇后,朝伙伴轻轻一笑。

“今天找大家开会,主要是商议两件事。”坐在会议席主位的艾格上将年过五十,是整个提亚资历最老的高级军官,军队指挥部的一把手。“一是关于军方机甲研制和武器升级的问题;二是千人团的管理训练问题。李秉赫少将,你先说吧。”

坐在会议桌左侧的李秉赫是提亚最大的军政世家李家的新一代掌权人,名副其实的出身显贵。他16岁入伍,20岁被派往里格星球的驻地掌管防线,抵御虫族入侵,2年前回到提亚,进入核心指挥部,如今不过25的年龄就坐到了少将的位置,放眼整个提亚的军事史都是绝无仅有。他虽年纪轻,个子不高,生了一张娃娃脸却不怒自威,浅棕色的瞳孔透着一点邪狞的光。他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后道:“我们提亚的机甲研制其实自五年前加莱战役后就停留在量的产出上,而缺乏本质性的飞跃。现在我们的外交形势并不算好,又有维普拉虎视眈眈,不管这次我们是不是要主动出击,升级机甲和武器性能都已经迫在眉睫。”李秉赫看了一眼斜对面的邕圣祐,微微一笑道,“提亚的机甲史里,若说‘索尔’排第二,便无机甲能排第一。‘索尔’是当年提亚的天才机甲师诺里的遗作,至今无人能超越。所以这次会议特别请邕上校来参会,就是想请上校将‘索尔’交由我们军部,已便于我们对其进行核心技术研究,甚至将他投入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战役中,增强我们的作战实力。”

坐在上首的诺非中将轻轻咳了几声,他年近四十,面色有些苍白,“‘索尔’是我哥哥诺里死前的心血,邕圣祐上校和已故的姜丹尼尔上校是我哥哥亲自选定的驾乘人和托付者,姜丹尼尔上校已经不在,若是邕上校不同意,军部也没有硬抢的道理。何况,像研究‘索尔’这样的特级机甲,要投入巨大的财力和人力,在现阶段资源如此紧张的情况下,我觉得并不适合。”

李秉赫闻言笑道:“诺非中将一向主张和谈,自然不晓得如今战争是一触即发,形势的严峻已经容不得我们耽搁。关于资金和人力的问题,我之前已经和尹智圣少将谈过了,他会在这块全力支持我们。”

一直没说话的上将李硕薰看了看身边的尹智圣,温和道:“尹少将的意见呢?”

31岁的尹智圣默了一瞬,平静道:“确如李秉赫少将所言,资金和人力上我可以支撑,没什么问题。”

艾格上将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问道:“邕圣祐上校怎么想?”

“军部若有足够的力量支持研究,将‘索尔’用在该用的刀刃上,我自然没有意见。”邕圣祐淡淡道,“只是方才李秉赫少将所言,‘索尔’的核心技术卓越而复杂,其原因不仅在于机体本身的优越性,还在于他具备了将机体特性与机师特长融合的特殊系统,这一点导致了没有机师配合,研究‘索尔’是无法得出科学结论的;同理,将‘索尔’投入实战更不可能。众所周知,索尔是双人机甲,能操纵他的机师要有与之匹配的能力。我的左手在五年前已废,无法操控他,丹尼尔也不在,我们之后优秀的机师也不具备跟‘索尔’特殊系统相融合的能力,因此投入实战也不能成立。”

室内响起了突兀的掌声。李秉赫拍着双手道:“邕圣祐上校言之有理。不过你刚才说的这些,我都想好了法子解决呢。艾格上将,请允许我说说第二个事吧。”

艾格点点头。

“大家都知道,尹智圣少将代管我们千人团这么久,劳苦功高。老让他挂着暂管的头衔也不妥当,是该有个人来分分忧,正式接管千人团了。”李秉赫笑道,“我推荐的这个人,不管从战功、能力、经验还是身份来看,接手这个位置都再合适不过了。之前他一直在里格星球代替我管理驻地,抵御虫族的入侵,昨天才刚回提亚。他前脚到,我后脚就把他的升职推荐状递给了军部,高层都一致同意给他升到少将衔,以后就是我们军部的第六把手了。”他转头对身边的侍者道,“去隔壁休息室带少将过来吧。”

李秉赫看着邕圣祐,“邕上校也不妨认识认识,我相信这位少将一定有驾驶好‘索尔’的能力,不会让你失望的。”

 

会议室的门缓缓打开,一个高大英挺的身躯从门外走进来——他身着少将军服,宽阔的肩膀格外显眼,眼角一颗泪痣像镶嵌在天河上的星光。

“忠诚!”他行了一个极其标准的提亚军礼,一字字响亮地报出自己的姓名。“姜—丹—尼—尔—!”

室内陷入了谜一般的死寂。

 

“丹尼尔!”金在奐第一个离开座位,三两步就要冲到姜丹尼尔跟前。

“唉唉唉!”李秉赫起身一手拦住金在奐,“金上校别急着叙旧啊……丹尼尔的情况可有些特殊。”

金在奐抬眼看着李秉赫越来越浓的笑意。

“我知道大家都很诧异,但没错——我们提亚引以为傲的姜丹尼尔没有死。”李秉赫道:“五年前加莱之战丹尼尔和爆炸一起被卷入了虫洞,没想到经空间扭曲后却落入了里格星球。大家都知道,我是管理里格驻地的,我在边境的森林里意外发现了重度昏迷的丹尼尔,于是便带他回去养伤。后来他醒了,但是医生说,由于巨大的爆炸冲击和虫洞扭曲,他什么也不记得了。”

“你说什么?”金在奐愣道。

李秉赫笑看着金在奐:“我说姜少将、我们的丹尼尔”,他转头对着邕圣祐的方向,如毒蛇吐信,一字字道——“什么都不记得了。”

金在奐如遭雷击地看着一言不发的姜丹尼尔,然后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向好友——邕圣祐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他的下唇随着齿关轻轻颤抖着,贴在裤缝上的手指微微蜷曲又伸展开,消瘦的背脊挺得笔直,在灯光的暗处犹如一尊雕像。

李秉赫似乎很满意自己制造的一切,他轻轻拂了拂金在奐的肩膀,退开两步,摊手道:“不过你们也不用太担心。丹尼尔虽然失忆了,但对机甲的天赋却依然留在身体里。我让他在里格呆了几年,和虫族的作战从未失败过,而且……”李秉赫走到邕圣祐身旁,看着他一动不动的侧脸,放轻了语气道:“该告诉他的事,我都告诉他了。他知道自己是谁,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邕上校,你说他来驾驶‘索尔’怎么样呢?”

李秉赫邪肆的声音响在耳边,可邕圣祐只望着姜丹尼尔那双看向窗外的眼睛,再说不出一个字。



——————————

文后碎碎念一下:最近看阿加莎的侦探小说看得有点多,所以这章写六金的时候老有种自己在写案件的错觉……因为是第二章,所以还在疯狂交代背景疯狂埋梗疯狂介绍出场人物中,不知道有没有叙述清楚,我自己都快被绕晕了。

这篇文的灵感来源于之前微博上看到拉片室的一个分析,“和平的主题用杀戮内容作材料。离别的主题用相聚的内容作材料。信任,用兵不厌诈。永恒,用一次次的幻灭。”所以突然想到,如果要写一份铭刻的感情,那不如就用忘记来推进。

希望大家不要觉得索然无味,欢迎大家一起猜最终boss是谁。

tbc.

评论(17)
热度(111)

© 谢西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