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西九

写字,占星,剪剪片。
微博同名,尽量不注水。

【邕丹/丹邕】2035(二)(框架调整)

文/谢西九


  • 前文入口:2035(一)

  • 因为故事展开需要,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把本文的双特工人设拿掉了,所以框架上做了调整,专注写一个人设可能情节上会更加集中合理。特工的人设会放到新坑去写,因为这部分故事其实也已经想好了。

  • 人设调整不影响前文阅读,前文更改的部分只两处:一是时间点上把四分之一决赛改成八分之一决赛;二是前文最后特工人设的段落删掉了。

  • 主:姜丹尼尔×邕圣祐;热血篮球大前锋×球队数据分析师;出场人物多,群像发展。


“呀,玄彬那小子是怎么回事儿?”坐在场边的姜丹尼尔有些恼火地捏了捏水瓶,“动作不到位、补防不及时,第三节上来就被对手挨着打,不到2分钟,比分都被追平了,他是没睡醒吗!”他一手拉掉自己脖子上的毛巾,对黄旼泫道:“不行,我要上场!”

黄旼泫的眼睛还牢牢盯着球场,他一把压住姜丹尼尔的肩膀,突然从位置上站起来,惊呼:“在焕!”

裁判的哨音响起,姜丹尼尔错愕地往球场看去:金在焕手中紧紧抱着篮球,整个人被撞倒在地上,盯防他的对手是个黑脸大个儿,他笑嘻嘻地朝金在焕伸出手,“不好意思啊,小矮子,你没事吧?”

邕圣祐带着队医从他身后小跑向球场,姜丹尼尔的手握成了拳头。

 

“在焕,伤到哪里了?”

“……”

“在焕。”邕圣祐轻轻抓住金在焕的手腕,感到握住的手微微颤抖着,那贴着篮球的指尖变成了白色。

金在焕轻轻喘息着,视线从天花板慢慢移到了邕圣祐的脸上。

“没……没事。”

邕圣祐皱了皱眉头,向队医道:“给他检查一下。”

 

“丹尼尔!”黄旼泫一把拉住姜丹尼尔的胳膊。

姜丹尼尔正揪着黑脸大个儿的球服领口,冷冷道:“你打球给我放干净点!”

裁判上前分开二人,警告了姜丹尼尔。

“在焕。”姜丹尼尔毫不在意地大步走开,在金在焕身边蹲下身子。

金在焕默默转过头,看着他,然后硬生生扯出一个笑。

“别笑了,丑死了。”姜丹尼尔拍了拍金在焕的手背,将手放在篮球上,“你记得我们从小就约好的吗?四个字。”

金在焕的眼中渐渐回神,他的嘴唇慢慢颤抖了几下。

“全……国,冠军。”

“嗯。”姜丹尼尔点点头,笑着露出了两颗兔牙。他微微侧过脑袋,朝金在焕伸出手,轻轻晃了晃掌心。

金在焕慢慢用右手握住姜丹尼尔的手掌,借着力气从地上坐起,脑海里是两个小孩用沾满泥巴的双手拍篮球,完了互相抹脸笑闹的场景。

“要一起实现啊。”他看着姜丹尼尔的脸,静静说。

 

“没什么大问题。”邕圣祐看着场上跑动的金在焕,对姜丹尼尔道,“只是手肘有些轻微擦伤。”

“我和在焕以前是邻居,小学时总在一起玩篮球。”姜丹尼尔微微垂头,回忆道:“升初中后我家搬走了,等高中我再和他在同一所学校碰到时,却发现他再也不打球了。”

邕圣祐转头看了姜丹尼尔一眼。

“他常到球场看我训练,眼里分明还喜欢,可只要自己一运球手就颤抖,更不要说投篮了。后来我才知道,”姜丹尼尔咬了一下嘴唇,“他初中时因为个子小,在校队总被欺负。那些高年级的畜生……训练运球时不停地用身体将他撞倒在地,还拿篮球砸他取乐,砸完了让他把球一个个捡回去,收拾完球场再回家。他为了能继续代表校队比赛就忍着,被打了也不想让家里担心,没想到经年累月生生忍出了病。”

“我带他去找了心理医生,几乎每天都和他一起打球,花了很长时间才劝服他加了校队。他渐渐好了起来,不过一碰到比赛就会很紧张,特别场上对位的是人高马大的球员时就容易失误……刚才黑脸高个那一下,一定勾起了他不好的记忆。”

良久,邕圣祐轻轻说:“他很喜欢篮球。”

“所以,我们一定要一起拿到全国冠军。”姜丹尼尔看着金在焕运球的手,微笑道:“他的热爱,值得那份荣光。”

 

“C大14号防守犯规,A大进球有效,加罚一球!”

“玄彬哥到底在做啥呀!”因为联系后勤物资而刚到现场一会儿的球队经理李大辉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哥抢篮板的时候那是在跳吗?没跳起来怎么够到球?还有他这节出场才2分钟,这就吃第二次犯规了?”

“这样下去不行。”姜丹尼尔道:“在焕还没完全恢复,玄彬又是这个状态,我们落后4分,如果连这场都赢不了,还顾及后面的比赛做什么?旼泫哥,我……”

“我们会赢的。”身后传来一个无比温柔的声音,众人齐齐转头。


“钟炫……”

“钟炫哥!”

“佑镇,你也回来了?”

金钟炫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看起来像从某个会场直接赶来。这位C大篮球队的前队长自两年前受伤退队后,便回去继承了家业,出现在比赛场大多是在观众席,像这样直接到球员席的场景实在少见。

“丹尼尔的伤还没好?”金钟炫看着丹尼尔说:“你别急着上场,我这火急火燎地把救兵搬来了。”

站在一边的朴佑镇已经穿好了C大的校队服,上面印着显眼的6号。

“我家里的事处理好了就往回赶,一路上都让同学给我实时播报,刚好在车站遇到了钟炫哥,还好赶得上。”


金钟炫看了一眼计分器,又瞄了一眼现场,轻叹道:“玄彬那孩子……”他看向一旁不知在想什么的黄旼泫,“旼泫,东昊在场上都快暴走了吧。”

一旁的李大辉伸过头,吐吐舌头道:“方才东昊哥还骂了玄彬哥‘呀,你不想赢的吗?’,我都听到了。”样子倒是学得挺像。

“先让佑镇把玄彬换下来吧。”金钟炫对黄旼泫道,“我有话要跟玄彬说。”

“玄彬这个状态的确不适合再留在场上。不过佑镇上了,意味着我们要考虑变阵,用速度去改变比赛节奏,”黄旼泫试图分析道,“玄彬的状态导致先前东昊承担了过多防守压力,他的速度本就慢,再考虑到后面的体力问题……”

“东昊需要休息,在焕现在的状态也需要有人帮帮忙……”金钟炫笑道:“所以,你忘了当初报名的时候我们还多报了一个人吗?”

黄旼泫一愣。一旁的李大辉张大了嘴巴,“我们当初报名的时候的确多报了一个球员,我一直以为那是旼泫哥开玩笑填的……”

“这种事怎么会开玩笑呢?”金钟炫的黑眸看着那个坐在凳子上开始收拾本子和笔的人,“那可是当年C大的第一控球后卫呀。”

姜丹尼尔愣愣地看着身边的人将工具打好包,而后起身。

“我需要热热身。”邕圣祐转过头看着黄旼泫,“你知道的,我只能撑5分钟。”

“你放心,上去就让冠霖顶到大前位,我们打五小阵容,加速得分。”

邕圣祐回头往更衣室的方向走。姜丹尼尔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圣祐哥他……他打球?”

“你以为他平时给你们提的建议都是纸上谈兵吗?”

 

教练和球员席上安静了好一阵子,直到朴佑镇和邕圣祐替下了姜东昊和权玄彬。场上的金在焕、赖冠霖、柳善皓面面相觑,显然没有从状况中回过神来。

邕圣祐从金在焕的手中接过球,“孩子们,要加速了。”他对场上的队友一笑,然后走到金在焕身边“在焕,你知道一个控卫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啊?组织……组织能力吧。”金在焕喃喃。

“对,控球后卫就是场上织网的那个人。所以,”邕圣祐拍拍他的后背,“再强的黑大个儿都是落网的虫,一点也不可怕。”他抬头看着计分器上鲜红的分数,“球场上,谁织的网,就得按谁的节奏来。”

金在焕看着邕圣祐走向后场的背影,感觉自己的脑袋还有些发懵。他看着那人球衣上的数字,然后默默地跑到了他身后,“圣祐哥,你就是那个……”

“20号!”李大辉兴奋地拍着姜丹尼尔的手臂,“C大篮球队的传奇20号,那个像流星一样,只闪光了不到半学期就消失的20号!”

“不,准确来说是3场比赛。”金钟炫的眼光看向球场,“圣祐他……在正式比赛中只出场了3次,而且每次都不超过5分钟。”

“为什么?”

“他有心脏病,而且症状貌似有些特别。”金钟炫静静道:“他自己曾和我们说过很明确的标准,篮球这样的运动每次不超过5分钟。”

“那为什么只出场了3次?”

“我也不清楚,当年打完3场比赛后他就跟我说想改做分析师,不再上场……我以为是因为他的病,但而后看来……并不是。”金钟炫摇摇头。

“貌似是因为一个人。”

“什么?”大家看向刚下场休息的姜东昊。

他一边擦着汗一边说:“有次圣祐和我喝酒,他喝多了,迷迷糊糊地说,为了那个人再也不会上场打球了……”姜东昊收起毛巾,侧头道:“好像……叫什么,什么智圣来着?”

“尹智圣?”一旁的姜丹尼尔突然说。

姜东昊一愣,“对,对,尹智圣……就是这个名字。”

 

球场上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C大的全新反击已经开始。然而姜丹尼尔什么也听不见,他像石木般愣愣地坐在那里,看着自己左手上的黑色戒指,如遭雷击。



评论(24)
热度(100)

© 谢西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