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西九

写字,占星,剪剪片。
微博同名,尽量不注水。

【邕丹/丹邕】2035(一)

文/谢西九


  • 主:姜丹尼尔×邕圣祐;热血篮球大前锋×球队数据分析师;

  • 涉:一众小伙伴,篮球队主要成员为教练黄旼泫;前队长金钟炫;数据分析师邕圣祐;队长中锋姜东昊;大前锋姜丹尼尔;小前锋赖冠霖;得分后卫柳善皓;控球后卫金在焕;前锋朴佑镇;打盹随时清醒的第六人权玄彬;经理李大辉,后可能有增删。

  • 会提到一些篮球术语。本人是个只会看看NBA的渣渣,勿对号入座,写得不专业的地方大家就当看《黑子的篮球》那样的超能力篮球吧,orz;

  • 别问我为什么又开坑,因为克制不住想写强强的欲望。


高校篮球春季赛八分之一决赛A大对C大的半场哨一响,姜丹尼尔就随队友一起走回了休息区。果然进入淘汰阶段,比赛的强度就大大提升,跟A大鏖战许久也不过领先8分,淋漓的汗水已经湿透了整件球服。

“丹尼尔,给。”金在焕递给姜丹尼尔一瓶水和擦汗的毛巾,便兀自坐在凳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太紧张了,在焕。”姜丹尼尔拍了拍他的肩膀,“第二节的几次进攻都组织得很好,别垂头丧气的。”

“我防守端的漏洞太明显,体力也跟不上。”金在焕垂头嘟囔了几声:“你和东昊哥太辛苦了。”

“体力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上来的,再说这种情况我们赛前不也预料到了吗?今年集训你再好好做做专项训练,指不定体力上来了,个子也到两米三九了呢?”

“呀!丹尼尔!”金在焕终于笑了出来,两个人倒跟孩子似的闹在一块。

 

“在焕,丹尼尔!过来听战术布置。”队长姜东昊的声音一出,金在焕和姜丹尼尔便像听到呼号的哨兵,一麻溜地挺直了背往前走。

坐在教练席上的黄旼泫瞧见他俩的样子不禁笑出声,他用笔轻轻敲着纸板,示意自己有些新的想法。一旁的赖冠霖看着这位眯起狐狸眼的助教,暗暗思忖着对手又要倒大霉了。

说是助教,但众所周知,C大篮球队主教练是个三天两头翘班的怪老头子,自去年以来,大小赛事基本都由这位“黄诸葛”在场指导。球队的成绩稳步上升后,那怪老头子更做起了甩手掌柜,大半年也不见一次。

“在焕你要注意一下你的持球时间,对对手的探步不要太在意;第三节我们多用东昊和丹尼尔做高位挡拆,特别给冠霖和善皓创造些得分机会。圣祐,”黄旼泫看着一旁抱着笔记本不停更新数据的人,问道:“善皓的分析怎么样?”

“半场13投3中,作为一个得分后卫这个效率太低,还是慢热的老毛病。”

柳善皓孩子气地撇了撇嘴,“圣祐哥就没一次能不揭我短的。”

“别闹。”黄旼泫笑道:“没你圣祐哥,你怎么进步呢。”

作为球队专门的数据分析师,邕圣祐抬头看了柳善皓一眼,清亮的声音如机械般一字一句精准滑出:“从二节末投出的3个球的线路看,越来越趋近标准抛物线,手腕弧度也靠近训练进球的时候,据此推算,第三节开始的2分钟左右能恢复手感。”

黄旼泫点点头:“其他几个人呢?”

“在焕还是紧张的缘故,导致分球失误次数多,另外防守身体对抗能力不足;东昊还要跟冠霖多做内外线的配合,两个人依靠单打的次数太多了,一对身体消耗大,二对手也已有意识地开始防范。”邕圣祐说完看了一眼旁边笑嘻嘻的姜丹尼尔,“另外我建议,丹尼尔下半场不出场,换人上去。”

“什么?”大家面露惊讶。姜丹尼尔率先反应过来:“我反对。”

“你在二节末防守时,脚腕移动的角度已和平时不一样,手臂上扬的弧度也不同,显然受到肩膀的影响。”邕圣祐冷静的黑眸盯着姜丹尼尔:“你是打大前锋的,不会不知道这个位置防守强度有多高。我问过队医,你脚踝和肩上的旧伤还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完全养好。”他转头看向黄旼泫,“为了之后的半决赛和决赛考虑,我建议让他先休战。”

姜丹尼尔明显还想再说什么,姜东昊道:“那丹尼尔你还是先休息吧,自己的身体更重要。”

“呀!伤没好还逞能!”金在焕说:“就让玄彬替你上场吧,你别担心,我的必杀投篮还没用呢!”

“哥,你相信我们。”柳善皓道。赖冠霖也冲他点点头。

“那就这样吧,丹尼尔,你先休息,等我们把胜利给你带过来。下场比赛还要靠你呢。”黄旼泫温柔道。

姜丹尼尔看了一眼面无表情、打着键盘的邕圣祐,最终微微颔首。

 

茶水间的门没有关,走到门口的姜丹尼尔一眼就看到了邕圣祐劲瘦的身形。

“圣祐哥。”邕圣祐听到他的声音转过身来,抬抬下巴道:“第三节马上开始了,不去场边看比赛吗?”

“嗯……马上就去。”

或许是感到对方有些尴尬的神色,邕圣祐走上前,笑道:“你不会是介意我方才不让你上场的话吧。”

“我知道哥是为我好。”姜丹尼尔挠了挠后脑勺,有些犹豫道:“哥……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些……”

“不碍事儿,你别放在心上。”邕圣祐说:“你既然喜欢智圣哥,就要好好待他。我不是那种拿得起放不下的人。”

“哥……”

“你的对不起我可不想听第二次。”邕圣祐回想着之前在林荫道,他对姜丹尼尔那场无疾而终的告白,心里翻江倒海,面上却轻轻翻篇道:“对了,这次你的脚伤和肩伤似乎恢复得有些慢?”

姜丹尼尔一愣后道:“智圣哥两周前换了新房子,我去帮忙搬东西了,想来是那个时候扛重物有些过度了。”才说完,姜丹尼尔抬眼看到邕圣祐的脸色就后悔了,暗骂自己说话不过脑子。

平静如深海,不动如密林,姜丹尼尔的心上突然有些酸酸麻麻地疼。下意识地,他就是知道面前杵着的这个人有多难过。

球馆内的欢呼声传来,邕圣祐顿了一顿,“好像是下半场开始了。”他冲姜丹尼尔道:“你先过去看比赛吧,我回更衣室拿个笔记再过去。”说罢,便先一步侧身离开了。

 

评论(25)
热度(122)

© 谢西九 | Powered by LOFTER